长篇小说《情人》连载26:再见美人渡
1463 2022-10-09 来源:本站 作者:超级管理员
出门不到一年,李书生便揣着近两万元钱从深圳坐上了飞往贵阳的班机。飞机起飞时,他觉得一切都是这么飘忽,这么不可思议。他紧紧捂着钱包想,待春梅出院后,一定回美人渡让母亲看看孩子。


赶到春梅所在医院已是下午四点多。春梅老家在大山里,离贵阳不太远。据她讲,那天她从贵阳火车站刚出站下身就出血了,所幸车站工作人员及时打了120。孩子是顺利出生了,但她因出血过多晕了过去。醒来后,院方问她有什么亲人,她说父母都在广东,就一个爷爷在乡下,奶奶早年去世了。医院立即给他爷爷发了一封加急电报。第三天,爷爷来了。爷爷在病床前守了一个星期,见她情况有所好转,便惦记着家里的猪牛,逼着她说出了母亲的联系方式。她领着爷爷去电话亭给刘课长打电话,开始没说孩子怎么样了,也没说书生在身边没有,只说住在贵阳人民医院,如果你们真担心我就赶紧来妇产科看看。又过了两天,

刘课长打电话来医院,问起了书生,然后说会及时通知书生的,因为忙,他们暂时不回贵阳。

“你为什么不直接打我呼机呢?”书生坐在春梅病床上问。

“我为什么要打你呼机?我又没死!死了也不会打你呼机!”周春梅说着哭了起来。

“唉!”书生叹息道,“国富厂出事了,烧死好多人。我和金凤命大,捡回一条狗命。”书生便讲起了春梅离开后发生的事。

“既然这样,你还回深圳干啥?不如用这一万多块钱在贵阳开羊肉粉店。”春梅说。

“我从来都没想过开什么店。等你出院后,我们先去乡下看看爷爷,然后回四川看看我妈,再然后,我还得回深圳。”

“我呢?也去深圳?”

“暂时别去。我过去得从头来过。我先去张长河工地上住着,等稳定了,孩子大点了,年后回家接你。”

春梅望着眼前的书生,摸摸孩子的脸说:“娃还没名字呢。你是文化人,想一个呗。”

“名字我早想好了,李周圳。”

“不顺口,倒不如直接叫周圳。你看,他长得多周正呀!”周春梅说着便笑了起来。

书生摸摸儿子的头,确实有几分像自己,跟着笑了笑。

微信图片_202204201643548.jpg


晚上,书生跟医生要了一张陪床。他想守在春梅身边,看她如何给孩子喂奶。他觉得春梅自认识自己后,吃了不少苦头,如果身上揣着的是二十万块钱,就不回深圳了。

临睡前,书生扶着春梅去到洗手间,然后关上门,从包里摸出那一万多块钱说:“你要多少?要不要全留下?”

“我去四川带娃,哪用得了这么多?随便留点,其余的你带出去。出门在外,说用钱就得用钱。”

“我回家还有个事儿要办,边防证。哪天我挖到了第一桶金,去还何紫金家的钱需要边防证,不然进不了关。”

“这些钱不是你第一桶金吗?”

“这算什么金啊?第一桶,起码得超过十万。”

“眼高手低的家伙!”

两人说说笑笑从洗手间出来,孩子突然醒了,周春梅便捞起衣服奶儿子。书生盯着她的胸脯,心头微微一动。
道每个女孩生完孩子胸脯都会胀大?书生这么想着,眼前便漂过陈雅恩和何紫金的身影。如果有一天她俩也做母亲了,那男人会是谁?她们都是自己爱过甚至仍爱着的女孩。当她们跟别的男人亲热时,脑子里会
闪现出自己的影子吗?书生越想越不是滋味,把目光移到春梅脸上,发现她搂着儿子已安然入睡。

在医院里那十来天,书生除了陪春梅说说话,逗逗总是睡觉的儿子外,更多时候却想着何紫金和陈雅恩。当然,偶尔他也会想想南风和张金凤,甚至有几次还想起了那个相识于龙岗南约的孙晓仪。孙晓仪是她们

中间长得最丑的,书生曾向她老家写过信,却未收到回信。

出院那天,书生带着母子俩到了贵阳汽车站,专门在地图上找了找,发现孙晓仪的老家在黔桂交界处,离贵阳比较远。如果近,如果她在老家,真想去看看,书生望着地图想。

若不是担心爷爷会来医院找人,周春梅就不打算回老家了。她从小跟着爷爷长大,这书生长得又不丑,便同意带他去大山里看看。

爷爷非常喜欢书生,见一家三口回来了,特地去镇上买回酒菜和鞭炮。第二天,他叫来邻近亲戚,让书生去灶屋弄了两桌饭,自己亲手点了鞭炮。饭后,书生希望爷爷卖掉鸡鸭牛羊去四川陪陪春梅。爷爷乐呵呵地说:“哪用得着?有你娘陪就好。这些活物我还得留着你们过年回来吃呢!”

在山里住了三天,春梅便急着要去四川,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,迟见不如早见。书生说没公了,只能见婆。春梅说别公公婆婆的,你倒是说说媳妇究竟丑不丑?书生摇摇头说哪里丑?丑媳妇能生出这么帅的儿子么?

坐上贵阳开往重庆的火车后,春梅又问书生自己长得丑不丑?书生说丑不丑有那么重要吗?反正都是我李家的人了。

“那天我见到你那个同学,叫陈雅恩吧?我就觉得,我们呀,迟早会分开的。”

“傻瓜,尽瞎想。”书生说,“生米都煮成熟饭了,怎么分?”

“你不知道吧,女人挺敏感的。我去深圳后,你几乎从未好好看过我。”

“那我现在就好好看看你。”书生说着便死死盯着春梅。

春梅扭过头去,没看书生。

后来,他们就不怎么说话了。

微信图片_202204201643545.jpg


故乡的深秋多雨,从甘家场到美人渡正在建设一条新马路,推土机在田地间忙碌着。那条熟悉的小道已被来来往往的行人踩得全是稀泥。书生抱着儿子,春梅撑着雨伞,擦肩而过的乡亲们居然没一个认出书生来。到了王家垭口,天快黑了,书生去小店买手电,顺便讨点开水给春梅喝。那店主倒是认出书生来了,一听说他做父亲了,赶紧抓一把糖给春梅。书生站在垭口上,朝美人渡看去,河两岸也有推土机冒着黑烟。店主告诉他,这是王老二的妹夫何老板从深圳回来投资建设的,再过两年美人渡通车了,下重庆就不必绕道去县城了。

书生想,深圳改革开放的春风这么快就吹到美人渡了?那王老二的妹夫不就是何紫金的父亲吗?修桥又修路的,得花多少钱啊?

到了渡口,有一个满身是泥的小伙子正在王老二家门口修理挖掘机。王家的店子还在,已接上电灯,店主却换成了隔壁村的杜石匠。杜石匠的女人认出了书生,扭头朝屋里喊:“李大嫂,你儿子回家了,快出来。”

母亲从灶屋里出来,笑眯眯地站在路灯下。她的头发几乎全白了,气色倒不错。

“也不提前写封信回来。我还在帮他们煮饭呢。”母亲用围腰擦擦手说。

“妈,您辛苦了!”春梅拿出那把糖给母亲,又从包里摸出一个苹果给杜石匠的女人。

“你们才辛苦!先回家吧,门没锁,床铺都收拾好了。我等他们吃完饭洗好碗再回来。”母亲摸出锁匙交给书生说,“下好几天雨了,慢点走,踩稳当。”

到家一看,书生先前睡过的木床已铺好新被子新枕头。黑乎乎的墙壁上贴了几张旧报纸,破瓦房翻盖过了,每间屋子里都多出几块白花花的亮瓦。一条两尺来长的红布条拴在床架上,屋子里便有了些喜气。
“这是我们的洞房吗?”春梅搂着孩子,坐在木床上问书生。

书生说:“母亲刻意准备的。你想想,如果我们不回家,她成天看着这些东西多难受。”
春梅对怀里的李周圳说:“你看你奶奶,在工地上干活还操着这些心。以后呀,要是你爸在深圳不理我们了,奶奶也会管我们的!”

“刚进家门就说这些,母亲听到咋想?”书生摇着头说,“不说了,我去弄晚饭。”

母亲到家时,书生正和春梅吃着面条。母亲说:“书生啊,明天去你老爸坟前烧把纸,那坟恰好在马路中间,过几天就得迁走了。”

“是吗?搞这么大动作,到底谁是老板?”书生问。

“何老板跟人合伙搞的。还说要在渡口把水电站搞起来呢。都是好事,工头一来商量我就答应了。”

“你在工地上煮饭一个月多少钱?”书生又问。

“没说定多少钱。上次何总来工地视察,专门找到我,说我在工地上干两年,工程完了欠他的钱就还清了。话是这么说,他们每月还是会发给我一百块零花钱。”母亲说着摸出一百块钱放在小圳怀里。

“妈,我们有钱。”春梅说。

“妈的心意,收下。”书生说。

三人后来又说了很多话。其间,母亲提到了陈家的姑娘,说也去了深圳不知道你们联系没?春梅说怎么没联系?我们请客那天还来过呢,好漂亮的。母亲说漂亮又不能咬两口,农村人过日子不能只看衣架子,要蛮得,能干。书生岔开话题说,赶车好累,妈明天还要上班,都早点休息。

春梅把孩子放被窝里,吩咐书生盯着,她去灶屋烧点热水洗脚。母亲说我去吧,明年才有电灯照,灶屋黑麻麻的别搞脏你衣服了。春梅说我前些年在老家也是点油灯啊,没事的。

待春梅去了灶屋,母亲望着书生说:“梅梅好哇,会过日子,你真有福气。”

书生压低声音说:“小声点,她听到了会骄傲的。再会过日子也没你会过日子,过年都舍不得杀只鸡。”

“翻老话,你爸坟头都长草了,别提了。今年过年你回来,我买一头猪回来杀。”

“两三个月就过年了,不晓得到时有空不。”书生盯着床上的儿子说。

“脚在你身上,过年都不回来,我也没办法。你不回来看看我,也该看看老婆孩子。”母亲说着便去了灶屋帮忙。

微信图片_202204201643542.jpg


一家人洗好脚上床后,书生在黑暗中睁着眼睛,怎么也难以入睡。乡下的秋夜静得像一团雾,黑夜里不时有脸影在眼前浮现,他们都不说话。而此时,如果雅恩上夜班,正在生产线上忙碌着。她知道美人渡将在两年后架起一座桥吗?她曾经那么讨厌乡下,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城里生活。她唯一的梦想就是离开农村。她多少是受了她母亲的影响。她去到深圳就能在城里扎下根来么?就可以找到一个大学生老公么?后来,书生又想到了母亲。母亲能在工地上坚持两年还清何的债务么?身上的这笔钱临走时要不要交出来呢?

不知过了多久,书生迷迷糊糊快要入睡时,孩子哭闹了起来。春梅尚在月子里,也咳嗽起来。母亲掌着油灯从里屋出来,说春梅怕是感冒了,娃娃吸了她的奶也病了,天亮后赶紧去垭口捡些中药回来。

后来孩子越哭越厉害,一家四口没再入睡。天快亮时,春梅叫母亲去睡会儿,在工地上干活能不睡觉吗?母亲说就煮煮饭,天下雨没多少人干活,不用睡。

天终于亮了。母亲领着他们去到垭口。垭口新开了一家中药铺,生意特别好,大清早就有五六个人候着,其中一个是在工地上摔骨折的小伙。书生正想叫母亲去工地上煮早饭时,呼机“嘀嘀”响了。信息是张长河发来的,说有急事,赶紧复电话。书生见药铺里新装了电话,便打了过去。张长河说你快回深圳,金凤在镇上唱歌时认识了一个老板,本地人,有一栋七层楼的房子等着装修,最好带几个工人过来,大几十万的工程呢。书生说,好,马上回。

作者简介:段作文,男,1973年生,四川广安人,有中短篇小说散见于《长江文艺》《作品》《四川文学》《草原》《城市文艺》《铁路文艺》《特区文学》《雪莲》等。曾获首届中国工业文学作品大赛三等奖、首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、第三届深圳睦邻文学年度大奖、第五届深圳原创网络文学拉力赛佳作奖、第二届海峡两岸短小说大赛提名奖、第一届和第二届“金熊猫杯”网络文学奖提名奖等文学奖项。广东省作协会员,现居深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