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篇小说《情人》连载25:母子平安
1263 2022-07-25 来源:本站 作者:超级管理员

回到医院,书生收到两条信息,一条是张长河工地上领班的回复,说马上赶过来。另一条是辛厂长发来的,要他立即回国富公司,关键时刻怎么老不见人影?书生跑去电话亭打了回去,说妻子不见了,得去找,已经上了去广州的车。最后,他又把医院里的死伤数目报了一次,说张金凤的老爸快过来了,请安排人照看好伤者和家属。


辛厂长在电话里非常生气,先是吼了一通香港话,后又说了几句英语,书生听得半懂不懂,觉得全是骂人的话。他走出电话亭,想到张长河晚上就会到风流底,而春梅仍无消息,这世界实在太伤脑筋了,去哪儿都是多余,见到谁都丧气。按官方说法,火灾是人为引起,凭蔡生的实力,他喘喘气就挺过来了。如果不发生意外,年底工资就上两千了,蔡生很快就去龙岗开分厂让书生做厂长。他们现在对书生发火,与他扑火不力并无多大关系,不过是想将怒火发向工厂里的所有四川人,他们觉得厂里这帮四川人太坏了。

书生离开电话亭不久,辛厂长又来了信息。他说你去广州找老婆吧,找到了就回来结工资滚出风流底,你以为你真有天大的本事啊?

如果离开风流底,能去哪儿?书生来到汽车站售票处站了一会儿,决定不去广州,给南风发了一条消息,问能否联系到楚桥他们。南风回复说有红姐的电话呀,找到红姐就能找到楚桥和老段,如果你实在没地方去,不如先去刘郎饭堂看看,那儿离风流底不远,起码不会被饿死。

经南风这么一说,书生决定先去刘郎那儿呆两天,顺便看看能否帮金凤找个工作,然后回国富厂结工资走人。

刘郎刚买了呼机,正在饭堂里指挥工人搞装修。他说书生啊你来得正好,正想约大家喝两杯呢。书生说你们在东莞这么快就出来了?怎么不多呆几天?里面多好啊,出来干啥?这狗日的世界!刘郎说你就别说风凉话了,其实我们就洗了个脚,啥都没干。书生说是没干成就进去了吧?

刘郎笑笑,没再回答书生,吩咐一番工人后,便去电话亭给风流底文学社的人打传呼,说晚上都过来吧,饭堂明天开张,先搞两桌喝几杯试试俺的厨艺。

陈梓川作品 荔枝飘香.jpg
陈梓川作品 荔枝飘香

书生见他这饭堂挺大的,可同时容纳七八百人就餐,就问他去哪儿弄了这么多本钱。刘郎说一小部分是他父亲挣的,大部分是跟南风借的。

“借多少?”

“五万。”刘郎说。

“五万?”

“五万算啥?你不知道吧,他老公炒股,有一天就挣了三万,人家在罗湖买房了。”

“深圳人真会搞钱啊!今晚得向南风取经。”书生从单车上下来,指着市场上的海鲜摊说,“多搞两斤虾,我请客,把上次的酒给你们补上。”

南风最先到饭堂,她说刚度完蜜月,原打算去一趟上海,男人突然要谈一笔大生意没去成,接到消息就赶过来了。

书生以为楚桥他们会很晚到,但天黑前也到了,连红姐和海波都从东莞过来了。

海波染了红头发,做了眉,学会了开车,看上去洋气多了。车是一辆红色本田,海波说她现在是红姐的专职司机,这楚桥和老段都是红姐的贴身保镖,去哪儿都跟着。

红姐谦虚道:“哪里哪里?我很少走动,他们的主要工作还是负责夜总会安保。”

“你没跟香港那个五金厂老板混了?”书生突然问海波。

“混了几个月,那家伙太不靠谱了,去东莞买了两座荒山,说要养狗养猪,让老娘整天守在山沟沟里与世隔绝。人家都以为我死了呢!我要是不走,不死也会变成猪!有一次他带我去洗脚,碰到楚桥了,第二天我就出山找红姐了。”

“那,楚桥兄终于找回初恋咯?”刘郎笑着问。

“他呀,才看不起老娘呢!他的初恋出国了,我看,他是走火入魔了。”海波说。

“我懒得理你们。你们比我小说中的人物还无聊。”楚桥说,“我还是希望有一天回风流底写小说,东莞没鸟意思,呆久了人会废掉!”

“你回风流底吧,我就一辈子跟着红姐。”老段说,“我才不写什么鸟文章了,写一大堆又发表不了几篇,不如在东莞废掉。”

“上菜了,围起围起,边吃边说。”刘郎领着大家从厨房来到饭堂里说,“大部分菜都是我亲自搞的,看看手艺如何。”

满满一桌人,说了一席话,吃了很多菜,也喝了不少酒。酒后,红姐说得回场子里看看。书生说起了国富公司的情况,他希望大家在这儿住一晚,明天一早由海波开车去找辛厂长要工资,人多排场大,有派头。
红姐说晚上是一定要回东莞的,如果实在要去国富公司,大家现在就去。

于是一伙人趁着酒劲儿来到了国富公司。本田车挤了六个人,刘郎的三轮摩托车坐了满满一车人。他把厨房的伙计全叫上了,还提着菜刀。

保安认出了书生,见这阵势,没敢拦他们。一行人直奔辛厂长办公室。辛厂长像是见过不少大场面,识数,淡定。他说工资已经算好了,张金凤的一起结,每人另外再补一万元。

结清款项后,辛厂长笑着对书生说:“李书生,过几天你自己好好想想,我国富厂究竟待你如何?事情搞到这种地步,我不希望你再摆什么事情。”

书生说:“我也没想到事情会成这样。我在国富厂学到了很多求生技能,也懂得了怎样才能在深圳好好生活。我相信国富厂很快就会走出低谷,我李书生也会很快找到新的起点。”

“那张金凤的后续医疗费怎么办?”楚桥问。

“医生说她明天可以出院,不信你们去医院打听。你们不能只想到自己。现在是国富公司最艰难的时期,但是蔡生并没为难你们,应该知足了。”

“如果不是因为烧死了几个人,老子想一刀劈死你个狗日的!”一个厨工举着家伙说。

“你搞我有什么用?你们应该知道,还有多少家庭正等着我去处理。”面对菜刀,辛厂长并没退宿。

“我们也是干事业的人。到此为止,一笔勾销,走!”红姐挥挥手,大家便跟着她离开了国富公司。

红姐原打算一起去医院看看金凤的,最后她却说:“胖哥已离开风流底,很多事情你们要适可而止。我的意见是,你们赶紧去医院把金凤接出来,先去刘郎那儿避一避。这个香港佬,不是等闲之辈,一定会秋后算账。”

书生觉得红姐分析得有道理,便赶紧叫了的士去医院。


劳晓燕作品 灼灼其华.jpg

劳晓燕作品 灼灼其华


张长河已从坪山赶到医院,听说女儿得立即出院,他有意见。书生说国富公司给了一万多块钱,再不走就会出大事。张长河拍着胸脯说,再大的事老子在重庆都见过,那些年重庆街头哪天不打架杀人?书生说深圳很多方面跟重庆不一样,人家随便找个理由,你分分钟钟就得进班房!更要命的是,死伤这么惨重,如果把蔡生搞急了,他一走了之,其他家属去哪里要钱?

张长河站在走廊上抽了两支烟,经书生这么一讲,最后决定带着金凤立即回坪山。书生想了想说,我也跟着你们去坪山吧。你那边有工地,怎么讲还有条活路。

“好!”张长河竖起大姆指说,“年轻人,有文化,脑子活,去工地上肯定有出息。”

从医院出来,书生与刘郎作了短暂告别,便叫了一辆小四轮带着张长河父女离开了风流底。

到达坪山天快亮了,张长河把金凤安置在工棚里,然后叫上工头小王,三人又去镇上大排档喝了半箱啤酒。天亮时,小王和张长河都喝趴了。书生酒量好,脑子还算清醒。他望着渐渐升起的日头,摸出呼机看了看。周春梅仍未有任何消息。

书生揣着近两万块钱住在张长河的工棚里,每天晚上都睡不安身。周春梅没消息,他身上的钱不知寄回家还是留在身上。工地上的治安更差,几乎每天都有人喝酒闹事。但有一点好处,据说这里的大工头背景硬,治安仔从来不查暂住证。

大概十天后,周春梅的母亲来信息了。她说春梅回了贵州老家,生下一个胖儿子,但周春梅挤火车时太累了,生娃娃时很困难,出了不少血,虽然过了危险期,但是很缺钱,要书生赶紧去一趟贵州。


书生打通刘课长的电话,问他们回家不?刘课长说联系不上春梅的父亲,而他和春梅的母亲在珠海的事业刚刚起步,走不开。

书生想跟风流底文学社那几个人商量一下怎么办。最后,他给南风发了一条信息,说春梅母子平安,但是要花很多钱,他得坐飞机回去一趟。南风说赶紧回去呗,钱算什么?有困难尽管开口。还有,你返回深圳一定要研究一下股票,我老公真的赚到钱了,说出来你都不信。书生说信信信,我怎么不信?我已经想好了,回到深圳一边干工地一边炒股,等我挣到钱了,就开一间两千人的大公司。

书生觉得这南风是他在深圳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,离开深圳前得和她好好聊聊。来到电话亭里,他又给她打了十来分钟电话,然后才回工地跟张长河说了去贵州看周春梅的事。


作者简介:段作文,男,1973年生,四川广安人,有中短篇小说散见于《长江文艺》《作品》《四川文学》《草原》《城市文艺》《铁路文艺》《特区文学》《雪莲》等。曾获首届中国工业文学作品大赛三等奖、首届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、第三届深圳睦邻文学年度大奖、第五届深圳原创网络文学拉力赛佳作奖、第二届海峡两岸短小说大赛提名奖、第一届和第二届“金熊猫杯”网络文学奖提名奖等文学奖项。广东省作协会员,现居深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