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渝高铁有多牛 | 与大山斗出“亚洲第一隧”!川藏铁路用它的技术征服世界之巅
823 2022-06-15 来源:本站 作者:超级管理员

【核心提示】


6月13日至14日,“大美重庆·乘郑渝高铁逛长江国家文化公园”大型主题采访报道活动举行。


郑渝高铁“试跑”,媒体记者“尝鲜”,网友却超乎想象地“激动”,朋友圈都在刷屏!


郑渝高铁在重庆网友中的热度为何这么高?


原来,这是三峡库区的第一条高铁,它结束了云阳、奉节、巫山不通铁路的历史,让三峡库区一步迈入“高铁时代”。


原来,它是一条世界罕见的“地铁式”高铁——郑渝高铁重庆段,是中国第一条桥隧比超98%的复杂险峻山区高速铁路。其总里程约184公里,其中,隧道近170公里,桥梁10.8公里,像平原那样的路基仅仅3.3公里。简言之,乘客超92%的路程都是在隧道里。


一起来看,这条铁路有多牛。


小三峡隧道出口洞门.jpg

△ 小三峡隧道洞口。中铁隧道局供图


在三峡库区修高铁,注定要与群山搏斗。


“好快!穿越小三峡隧道18.9公里,只用了3分半!”6月13日,坐在郑渝高铁试运行动车组上,记者在掐秒表计时。


你可知道,为了这3分半的快捷,隧道人勘察、选址、设计长达数年之久,建设历时3年半。


小三峡隧道,是亚州最长的时速350公里单洞双线高铁隧道,也是国家Ⅰ级高风险隧道。


“顺层偏压、岩溶及岩溶水、岩爆、软岩变形、盐溶角砾岩、膨胀岩……”中铁二院郑渝高铁重庆段隧道总设计师刘保林列出每一个专业术语,都是隧道的“禁忌”。这些风险,小三峡隧道全部遇到。


“修隧道的惊险时刻,至今想起后背发凉!”


小三峡隧道施工现场负责人朱建国难忘,大家距危险最近的一次,发生在2019年11月——在掘进到一处溶洞附近时,工人们看到,溶洞水正在向外浸透,泥浆“蠢蠢欲动”。


“糟了!最担心的突泥涌水要来。一旦泥浆涌出,顷刻间,机器设备全要被掩埋,工人们更是在劫难逃。”


快!堵!2米厚、100多平米大的一堵墙,连夜开工。


突泥涌水被堵住,但隧道不能绕行。工人透过厚墙为前方溶洞注浆加固,等水全部“冻”成固体,再拆掉厚墙,继续掘进。


辅助坑道凿岩台车施工照片.jpg

△ 小三峡隧道施工中。中铁隧道局供图


微信图片_20220613155724.jpg

△ 小三峡隧道施工中。中铁隧道局供图


如此危险的溶洞,小三峡隧道发现30多个。


最难“斗”的一个溶洞,出现在铁轨下方,可探明深度约18层楼高。铁轨怎样跨过去?答:架桥。“虽然桥长仅24米,但在隧道里修桥,可是件新鲜事。”朱建国说。


万一溶洞出水,列车在隧道内被淹咋办?不用担心,跑列车的正洞一侧,平导洞承担着排水的重任。


2020年7月26日,重庆迎来“百年难遇特大暴雨洪灾”。小三峡隧道的溶洞汩汩冒水,朱建国和同事发现,6.5米宽的平导洞足足积水70公分。“我们的汽车是从平导洞漂着出来的,很惊险,但正洞一点都没积水。”


天).png

△ 小三峡隧道平导洞正在排水。中铁隧道局供图


如果遇到比“百年难遇”更猛烈的暴雨,正洞还能安然无恙吗?


隧道总设计师刘保林解释,经过专业排水设计,小三峡隧道揭示最大日排水量为450万方,相当于三分之一个杭州西湖。“这也是当地百年一遇极端天气日总排水量的3倍。”刘保林对列车通行安全信心满满。


作为“地铁式”高铁,郑渝高铁重庆段隧道共27.5座、近170公里,占总里程的92%以上。


因三峡库区的地质条件极度复杂,铁路人在与莽莽群山的搏斗中,为复杂险峻山区修建铁路积攒下一个宝贵的“创新成果库”。


据中铁二院统计,郑渝高铁“大跨度顺层地质偏压铁路隧道设计施工技术”成为眼下川藏铁路攻坚克难的一把利器。


“这就是创新的价值,它能帮助中国铁路人去征服世界之巅。”刘保林笑言。
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连肖


2022-06-15 06:00 来源: 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


转载声明:凡本网注明或明显标注作者及附有链接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或个人。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,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。对于本网刊载的各类消息及相关评论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证实或赞成其描述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,务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行承担法律责任。